为什么说“撒币”背后的赢家是腾讯云?

  王思聪走位,总能在相似的G点上,给人们惊喜。这背后必有逻辑。今天的故事,就从这里开始吧。

  从“娱乐圈纪检委”时代,国民老公就在坚定地收割人们的注意力,然后用巧妙地方式把收割来的分散注意力集中变现。这可谓是他的“核心算法”。

  最开始,他专注于娱乐圈,此时收割的注意力,像是一堆方向没有统一的磁铁,单位售价比较低,但总量巨大。

  最近的冲顶大会,索性屏蔽了一部分知识匮乏人群参与的“妄想”,虽然的划定了界限,但注意力的平均售价奇高。

  当然,王思聪只是这个“算法”的代言人。这背后的事实是,“王思聪们”正在穷尽一切办法,想要收购社会各个圈层人们的注意力。

  人的财富不会被上限;但在注意力上,每人每天只有24小时。这就像只有2100万枚的比特币,数量导致了争抢,争抢导致了升值。

  为什么你会心甘情愿地把20分钟的注意力,用极低的价格卖给冲顶大会呢?(你用冲顶大会上赚到的钱,除以你花在的时间,就可以计算出每分钟的价格,想来应该不贵)

  因为注意力分散在每个人手里,是很难变现的。唯一的方式是,你自己整合大量的注意力,成为认知,然后一把变现。比如乔布斯用多年的知识经验攒出一家苹果公司。但这个难度显然大于你直接把注意力批发出去,并不适合所有人选择。

 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会自愿地出售自己的注意力给巨头。而为了争夺你待价而沽的注意力,巨头们正在翻江倒海地战斗。

  显然不是腾讯云先有“线上知识竞技解决方案”,然后拉来冲顶大会做客户;而是冲顶大会利用腾讯云的各种“能力积木”,拼出了这种玩法,然后腾讯云迅速把它包装成了“创业组合套装”,放在货架上招揽顾客。

  如果没有大规模的道建设,福特绝对难以在美国掀起汽车普及的浪潮;如果没有如果没有CDN加速技术的成熟,中国也大概率不会迎来直播创业的风口。

  客观地说,直播知识竞赛是腾讯云在注意力经济上的“再下一城”。前一段时间网上流行的“在线抓娃娃机”,腾讯云也是第一时间推出了整套解决方案。从息来看,腾讯云在直播行业的典型客户已经包括斗鱼、熊猫、B站、快手等等,备案域名购买这些无一不是当红的“注意力变现”好手。

  阿里云号称2009年就重装投入云计算,2012年正式商用,现在国内市场,阿里云占领了半壁江山。

  腾讯云2013年正式商用,但由于最初几年业务侧重的问题,最近虽然绝对增速很快,但市场份额小,屈居第二。

  从云计算整体来看,阿里云抢跑,用当年超高的风险换得了如今巨大的先发优势;一四平八稳的腾讯云处于追赶地位无疑。

  说完基本格局,我们可以来看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。那就是,在两家企业基因优势辐射的部位,双方各自寸步不让:

  例如企业网站、电子商务、金融保险等等行业,阿里云掌握主动权。以此为基础,他们开始深入比较重的工业化场景,例如医疗、工业、航空、电影渲染等等。

  例如社交应用、游戏应用、直播应用,在这些领域腾讯云的话语权很重。由此生发开去,进入金融、O2O、旅游等民生场景。2017年,腾讯云推出的赋能各个场景的人工智能“小微”,就是一例。

  说到这里,你就能明白,为什么冲顶大会会选择腾讯云作为基础平台;你也能明白,为什么在冲顶大会火了以后,是腾讯云第一个挂出整体解决方案。

  我们的注意力,已经适应了现在的快速生活。正所谓“一念天堂,一念茅房”,个人的注意力切换成本极低,但一个产业如果为了对接人的注意力而切换,却涉及到背后的一整套供应链体系,难以瞬间完成。

  就像人人都玩过得“老鹰捉小鸡”一样,前面的老鹰可以随便东挡西杀,而一串小鸡如果想调转方向,就会跑得爆土狼烟。这是个巨大的问题。

  然而,全世界唯一成功解决供应链切换的例子,就在我们的眼前,那就是中国的工业体系。中国东南沿海的工厂,分工极其细密。每一家工厂只生产只生产一个特定的小部件。这样,上游的订单下来,无论成品是什么样子,都可以找到适合的零件,然后像拼装乐高积木一样,把成品瞬间组合起来。

  每一个能力都像是“乐高积木”,被摆在桌面上。“在线知识竞赛”这个需求来了,腾讯云就会抓起一块块积木开始整合。

  别忘了,腾讯有一个“国之重器”,那就是腾讯视频。腾讯视频的用户大概有五亿人,这之下其实就是一个特别靠谱的内容分发网络,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指标就是“低延迟”。

  低延迟当然得益于很多要素,不过围绕腾讯视频构建起来的 CDN 内容分发加速网络是一个重要基础。刚才提到的熊猫直播、斗鱼直播、快手等等也都在使用腾讯云的一千多个 CDN 分发节点的基础设施。

  要知道,在冲顶大会这样的场景中,全国同时有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在线。能够靠谱地在一百毫秒以内把视频送到全国观众的手机上,一个不落,一个不错,这就是一种“大师能力”,技术壁垒和成本壁垒都不低。

  现在每新进入一个游戏,我90%的情况都会选择“用微信登录”,实在没有微信的选项,我会选择“用QQ登录”。

  别看登录这一步非常简单,但它的背后却有很多“坑”。最主要的一点就是:在绝大多数 App 中,实名制都是一个强制法规要求。也就是说,你如果想让自己的软件合规,必须用户实名;而如果你敢耿直地把繁琐的实名注册流程放在进入 App 之后,那么也许90%的用户就直接退出卸载。

  目前全中国最完善的实名账户体系,应该就是微信了。如果厂商的 App 用微信登录,既然用户觉得方便,又完美地符合了管理要求。

  在答题的场景里,用户和服务器端是有非常频繁的信息交换的,这些信息一点都不能错,一点都不能晚,是为“强实时互动”。

  我点击了一个答案,它要马上返回给我对错,我发送了一个弹幕,它马上就要给我显示出来。这样才能让“在线知识竞赛”这种模式成立,否则跟十年前在电视前看王小丫有神马区别呢?

  这其中隐藏着一些风险点。随便举几个例子,如果弹幕中出现暴恐言论怎么办?弹幕中有人提示答案怎么办?主持人突然把衣服脱了怎么办?(当然,这最后一种情况可能主要出现在其他直播场景中,冲顶大会应该不会。。。)

  这就需要利用全套的人工智能技术,让云服务器掌握一个“超管”的鉴黄能力,然后实时配置规则,拦截不适合的弹幕。

  当然,这全套的人工智能能力,需要多年的经验和不断的调优。一个新手想要做到准确的识别,基本是很困难的。这件事对于做了十几年通讯工具的腾讯来说,就没那么困难了,甚至是轻松加愉快。

  既然是智力答题,那场景就不能太寒酸,起码要超越当年的开心辞典。不过显然一个在线答题 App 不能租一个十万块钱一天的演播室来搞。此时,自动的背景抠图就变得必要了。

  如果继续说下去,还有很多,例如小程序接口能力、超高并发能力等等,不一而足。总之,这种“拼积木”的能力,已经基本能够适应人们注意力迁移的速度了。按照之前的经验,估计大批使用腾讯云方案的答题类 App 已经在上了。。。

  刚才说过,在线知识竞赛瞄准的是腾讯熟悉的“人性市场”,当然这就像给腾讯云的生态空投了一个补给箱,他们自然笑纳。

  从2017年初的农药,到后来的吃鸡,再到后来的在线答题,三连炸都爆发在游戏市场。这印证了我之前的一个判断:在生产力提高的过程中,人们平均的闲暇时间会越来越多(注意是平均的,不是你的),所以以游戏为代表的娱乐会不断占据人们的注意力,这个比重可能会在未来某一时点爆发增长。

  从这一点上来看,已经占据了游戏和娱乐战壕的腾讯云,可能在未来获得更多的“补给包”。所谓“撒币”背后的赢家,道理即是如此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1 Zero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